5分快三彩票-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5分快三彩票首页 >> 军警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军警·小说】滴水观音

绝品 【军警·小说】滴水观音


作者:依是幽兰 举人,5591.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2442发表时间:2008-10-08 22:26:06
摘要:家政服务处挤着一堆不同年龄层次的女人,得体的衣着,灵活的眼神,甚至还有两三个妙龄少女,浓妆艳抹,将家政服务处渲染出一些酒店的繁华与气派。 在喧哗触及不到的角落,云儿静静地坐着,她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来家政服务处了,一次次的求职失败,她已经把条件降到了最低,这次保姆再不成,她是不是要沿街乞讨了呢?

【军警·小说】滴水观音 家政服务处挤着一堆不同年龄层次的女人,得体的衣着,灵活的眼神,甚至还有两三个妙龄少女,浓妆艳抹,将家政服务处渲染出一些酒店的繁华与气派。
   在喧哗触及不到的角落,云儿静静地坐着,她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来家政服务处了,一次次的求职失败,她已经把条件降到了最低,这次保姆再不成,她是不是要沿街乞讨了呢?
   云儿下意识地摸了摸衣袋,隔着柔软的衣料,触到那张折了又折的十元钞票。这是她全部的家底,为了保持它的完整,她今天没有吃早饭,步行了两个小时的路程,她的手无力地下滑,碰到自己削瘦凸出的胯。她也算个女人,没有丰胸肥臀,营养不良的身体只有十来岁孩童的高度,那一张脸,眉眼不大,却长了个血盆大口,让她拍照时也不敢咧开嘴笑,她已经习惯了收缩唇角,一直缩到嘴巴发麻,表情发呆。
   一滴泪不知何时聚起坠落,打在云儿的手背上,她慌了,以撩发的姿势迅速摸干了眼角。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快把思绪转在了强子身上。强子是她的老同学,高中最后一年他们还是同桌。强子家是特困户,上大学时,云儿把积攒下的钱全部资助了他。那时云儿有钱,离了婚的父母每月都必须给她抚养费,直到十八岁之前。强子是这个世上唯一给过云儿温暖的人,临去大学时,他还握住她的手,流了泪。
   云儿伸出自己的左手,这是她身体最漂亮的部分。六年前强子握住的就是这只手。他的手也是瘦瘦的却宽大温暖,这股暖意一直持续到今日,支撑着云儿活下去的勇气。
   云儿取出廉价的手机,没有谁会给她电话,手机里只有强子发来的几条短信。算起来每月一个,这些短信是云每晚入睡的催眠剂。
   翻看着短信,云儿这才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她惊恐地跳起来,明天她该怎样去生活?她狭小破败的小阁楼必须交付房租了。
   云儿抬起头,一个绿色身影挡住了她的视线。那是一个军人,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云儿慌乱地低下头。她不习惯别人这么注视她,这种关注比漠视轻视更让她手足无措。
   “你是来找工作的是吗?”军人用的是标准的普通话,低沉中有一种自然的亲切。
   云儿微微点头,头垂得更低了。
   “我一个人,需要人帮忙白天做些饭菜等家务,但薪水按全天付,你愿意吗?”
   云楞了,半天才抬起头,看军人不像是在开玩笑,但还是不敢相信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军人微笑着以肯定的眼神作答。
   云儿笑起来,第一次忘记了缩紧大嘴巴。她拎起自己的布制小背包,跟着军人在一片惊诧艳羡的目光中轻盈地走出了家政服务处的大厅。
  
   军人家清洁整齐并不凌乱。卷起衣袖准备大干一场的云儿困惑地回过头,一言不发地望着军人。
   军人端正地放好军帽,指挥云将回来时买的熟食装碟摆好,然后递给云一双竹筷:“今天先认认门,吃完饭就回去吧,别太晚了。”
   云儿没干活,怎么也不好意思白吃这顿饭,想了想,放下筷子说:“我不饿,明天我早点来给你做早餐。”
   “嗨,进了门就是一家人,这么客气,下回我可不敢随便用你喽。”军人说着自己先端起了碗。
   云儿只得也拿起筷子,一粒一粒地吃着碗里的米饭。
   军人夹起一块又一块满肉的排骨放进云儿的碗里,“味道很不错的,多吃些,明天好有力气帮我干活。”
   不挣气的泪水不是时候又滴落下来,云努力克制着,几乎把头埋进了碗里。
   明天云也没多帮军人干什么活。军人的生活很简单,所以云儿的工作也复杂不起来。有时候房间实在干净,军人便不允许云儿一再地去擦地板,让她坐在那里陪他看书。其实军人也看不长时间,他好像身体不太好,时不时的便脸色煞白,要到床上休息那么一会儿。云儿便成了书房真正的主人,把军人交待她的书籍一一看了,并按要求做了笔记。
   军人爱看书还爱养花。他阳台上有许多云儿叫不出名子的花花草草,不过云儿最喜欢滴水观音,军人一说这名子,她就立刻记住了这盆花,这盆花最奇妙之处是浇过水后,它心形的叶尖会缓慢不断地滴下晶莹的水珠儿。云儿越看越爱,觉得这绿色倩影分明是观音含笑翩然人间。这叶端轻坠的水滴不正是观音手中的净水么?
   云儿伸出食指,接住那一滴颤动的水珠,使劲欠起足尖,抹在军人的眉心。
   又淘什么呢?军人举手想要抹去额上的水滴。
   别动,好吗?云儿抓住军人的手臂,很认真地说。
   军人一笑,脚后跟一靠“啪”的来了个立正。他不清楚云儿的身世,但他看出云儿的彷徨无助,便希望在人生的最后时刻能够为所爱的民众再尽最后一份力。然而云儿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女孩,多年的孤独让她有一种自闭的倾向,拒绝别人走进她绝望自卑的内心。他只能试探地用一些语言去感化她,用一些书籍去启发她。
   两人相处了一个多月,军人见云儿逐渐开朗,正自暗喜,准备进一步开导帮助她,谁知周未云儿做完家务,把军人所有的衣服都翻出来熨烫整齐,忽然向军人辞职,说家中有事不能再来。
   军人一眼看穿了云的谎言,但云儿闭口不谈,军人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她转过瘦小的身躯。在打开门的那一刻,他看她微微一颤,乏力地扶住了门框。
   云儿!军人喊着,快步走了过来。
   没事。云儿回过头凄然一笑,苍白泛黄的面容在灯光的照射下像迅速枯萎的花朵。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军人轻轻一叹,满怀怜惜地问。
   没事,真的。云儿努力做了个灿烂的笑容,展现在军人眼前的却是深深的忧伤与绝望。
   我要走了,不能再照顾您,您一个人多保重!
   云儿毅然转过身去,她不想再让军人为她伤怀,这是唯一关心过她的人,也是这个世上她最敬重的人。
   等一下。军人拉住她。转身去阳台端来那盆滴水观音。你替我照看它好吗?
   云儿接过军人硬塞过来的花犹豫地站在那里。
   军人摸着滴水观音叶端的此许水气,轻轻抹在云儿的眉心。谢谢你给我最真诚的祝福,以后我不在的日子里,就让滴水观音替我祝福你护佑你好吗?
   泪水涌满了云儿的眼眶,她飞快地点点头,抱着滴水观音扬长而去。
  
   回到家。云儿一头扑在床上,将被角死死地咬在嘴里。就算没有人看见,她也不允许自己哭泣,她不允许自己为了那个负心的男人落泪。
   天怎么忽然亮起来,她看见她的强子,可是她怎么拚命也追赶不上他的脚步。她哭着喊着,强子终于回过头来,冰凉的目光让她浑身战栗猛然惊醒。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强子从来没有爱过她,他只是为了回报她当初的无私资助,才迫于无奈应付了她这么多年。现在他不再是过去那个穷小子,他还清了她所有的资肋,不再欠她任何人情,他要和他真正心爱的女人生活在一起。
   云儿痛苦地闭上眼睛,将被子紧紧地蒙在头上,不让一丝光亮一点声响闯入。就让她这样死吧,让各自寻欢作乐早已懒得过问她的父母彻底底解放,让视她如包袱的强子轻松自由,让鄙视她的人们欢呼高歌,让这个世界因她的消失而少一份丑陋多一份美好吧!
   云儿静静地躺了两天两夜,忽然有人狠命地敲她的门。她听出女房东粗暴的叫骂声,便挣扎地爬起来。就算死她也不欠房东的钱,她没有权利亏欠任何人,她只能带走自己卑微的生命。房东看到云儿灰白没有血色的脸先是一惊,但随后见到钱立刻两眼放光,一阵风地跑去,只要有钱,她是绝不干涉房客们的私生活。
   云儿关门的时候一眼瞥见门边的滴水观音,还是绿绿的,只是没了先前的精神。云儿站得腿脚发软,倒在一旁的椅子上。空空的胃抽搐得越厉害,头也痛得辨不清方向。
   云儿倒了杯凉透了的水,取出大半瓶安眠药,这是她一粒一粒积攒起来的,只是每次想到强子才不忍心吞下。她拧开瓶盖,正要把药倒进手心里,忽听手机短信提醒。
   云儿心猛地一跳,除了强子没有人会发给她信息。云儿起身,跌跌撞撞几乎是爬到了床边,迫不急待地抓起手机:头痛还疼吗?今天是你的生日,最想说的就是快乐和健康!
   不是强子,是军人发来的。他昨天已经打过她好几次电话,可是她一直没接。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竟全然忘记。以前每年生日强子都会来电祝福,泪水顺着她的脸颊长长地滑落下来。
   二十四年前的今天,她误闯到这个世上,那么二十四年后的今天她也该悄然离去了。
   云儿站起身,对镜仔细梳了梳披肩黑发,换了一身精致淡雅的衣裙。这是她最心爱的服装,原是准备强子来时穿的,去年他还说今年十一会来看她。
   云儿的嘴角溢出一丝苦笑,向桌边的安眠药走去,床上的手机又响起来。她犹豫着,最终还是抱着一线希望拿起手机。还是军人的来电:请一定帮我照看好滴水观音,拜托了!
   滴水观音,她答应过军人的,她怎么能够食言,她决不欠这个世界任何东西,哪怕是一句承诺。
  
   云儿打开久闭的窗,把滴水观音放在唯一可以见到阳光的铁架上。她为它松土,甚至专门炖骨头,挑出少许砸碎了施作花肥。滴水观音在云儿的精心照料下愈发青碧茁壮,阔大的叶子堵满了窗口,把潜进小阁楼的细碎阳光也染得清芬嫩绿。云儿的眼睛越来越离不开它,没事的时候就坐有窗前痴痴地看,就像以前她这样看军服整齐的军人在家里的境前左转右转,立正稍息,然后对着镜子向自己敬礼,握手是没法和自己握的,于是便指挥她过来帮忙。嘴里喊着不同人的名子,和她一遍又一遍的握手。
   他这什么总是不上班?既然这么想念战友为什么不回部队呢?云儿这样一想,觉得军人外出也该回来了,于是给他发了个短信询问。
   那边打了过来,但声音却不是军人。云儿听那头的人说了几句,猛然站起来,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原来军人是生病在家休养,在云儿离开不久,病情恶化再次入院治疗。明天必须进行脑部手术,手术的成功率很低。在治疗期间,军人最放不下的就是云儿,他不断地要求战友按他的意思发短信给云儿,鼓励她不放弃自己,勇敢地面对生活。
   难怪临别之时,军人会说让滴水观音替他祝福她护佑她。云儿狠狠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她还不如一盆滴水观音,会默默地心疼军人为他悄然落泪,她除了会考虑自己还能想到什么?健健康康的一个人却从不懂得珍惜生命善待生命,而军人面对病痛折磨却时刻不忘他人,甘愿用生命的最后一份力量去挽救她这样微不足道的陌生人。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滴水观音搬到她的小阁楼很少看到叶尖滴水。
   云儿触摸着那一片曾经滴水军人眉心的叶,轻轻合于掌心,默默地与天地一同祈祷。

共 401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文笔老练,描写入心。特别是在心理描写上,字字句句里都饱含小细节的温润和感人,对于这样的叙述方式很是欢喜。更生动的刻画出一个女孩子独自生活的艰辛,她亦是懂得恩慈的人,即便面对背叛她的强子,轻生自暴,也能在最后幡然醒悟,其中军人是暗含的精华,在缓缓流动的情节中变得透彻明朗,人物形象得以升华,虽然以小说构造的角度来说,军人这个角色有些突兀,却给人真实贴切之感,这是最成功的地方。拯救云儿的人始终只有一个名字叫:军人。亦是这滴水观音,如观音般普度尘世,滋润万物。寓意丰厚,用意巧妙。欣赏之。问安,感谢对军警社团的支持。期待亲下次来稿![编辑:无泪离开]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无泪离开        2008-10-08 22:34:36
  问好幽兰姐姐,很喜欢的文字。特别是叙述风格。
长成让人欢喜的女子。
2 楼        文友:漫雪冰天        2008-10-09 09:04:27
  脉脉无语的感动溢满了每一个字!在读开始几段时就暗潮汹涌,不知不觉双眼噙泪,因为小说无声的感染力融入了整篇文章,那种柔韧婉转的气韵贯穿故事的始尾!好个“滴水观音”,主题如此高超,境界如此完美,笔墨如此圆润!一直知道幽兰写作能力强,但总是不太稳定,总是随心所欲,今天突然发现羽翼已丰。把你的认真和热情投入到文学梦想上吧,你是可以成为女作家的!连对文章非常苟刻的无泪都称赞你了,还有什么可说?呵呵
3 楼        文友:漫雪冰天        2008-10-09 09:07:23
  一激动竟忘了感谢幽兰对江山军警的支持,谢谢幽兰!你的真诚可以鼓舞每一个人!
4 楼        文友:齐牛        2008-10-09 10:56:20
  大略看一遍,不错。尤其是对小说塑造的军人形象很敬重。后面再细评。
淡薄名利,快乐人生。
5 楼        文友:小雨        2008-10-09 12:18:13
  滴水观音也是与心灵相通的生灵,任何滋润都抵不过善良宽厚的胸怀,读姐姐的文字,让我心境明朗了许多。
独自走路,欣赏风景
6 楼        文友:漫雪冰天        2008-10-09 13:35:23
  看到小雨和牛了,问好~
7 楼        文友:依是幽兰        2008-10-09 13:54:38
  编辑按非常精彩,谢谢无泪小丫头!也谢谢蚂蚁,牛牛还有妹妹:)
  
  
   昨天一气写了这篇文字,怕太晚编辑不在,所以赶着发了出来。小蚂蚁上Q。帮我把多漏字的地方改一下:)
8 楼        文友:漫雪冰天        2008-10-09 14:40:52
  幽兰,我白天上不了Q,等晚上:)
9 楼        文友:齐牛        2008-10-09 20:58:41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一个正在与病魔顽强搏斗的年轻军人能够伸出友爱之手帮助一个正处于危难中的女孩子获得新生,这种高尚的品德正是眼下我们这个社会所缺少的,因而觉得小说塑造的这个军人形象很伟大很感人。滴水观音,这种自然界里极其普通的绿叶植物,在作者的笔下被放到了这样一个特定环境里赋予了不平凡的意义。
淡薄名利,快乐人生。
10 楼        文友:邬海波        2008-10-11 11:22:48
  细节刻画传神,作品也营造出了一种温情,读之有味。
以真情打动读者,用灵魂感知世界。
共 33 条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