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快三彩票-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5分快三彩票首页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暗香·人生百态】半边面具(小说)

精品 【暗香·人生百态】半边面具(小说)


作者:易辞 童生,556.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079发表时间:2019-11-26 16:19:33


   苏阳城内苏家是朝廷重臣,皇亲国戚。苏夫人还是当朝皇上的堂妹,人称苏格格,夫妻还有一子,便是苏轩。
   苏轩仪表堂堂,风度翩翩,说起这苏轩从小就体弱多病,被其父送去练武,以便强身健体。夫妇对苏轩也是疼爱有加!
   一日,苏轩兴高采烈地跑到正堂,叫唤道:“爹。”
   只见苏老爷一人正在正堂看书。
   “轩儿,这等匆忙,有何事呀?”苏老爷一见苏轩额头冒着豆大的汗珠。
   苏轩见桌子上放了一杯茶,立马喝了起来,才说道:“爹,我……我想娶妻了。”
   苏老爷一听,倒是没有被吓到,而是高兴地放下书本,说道:“好事啊,是哪家姑娘?”
   苏轩走了过去,说道:“是街市巷口豆腐坊家的林小玉。”
   “豆腐坊家的姑娘,这个怕……”
   话音刚落,苏格格从大堂后面走了出来。一身绫罗绸缎,戴着配饰,一个婢女搀扶着,苏格格原本皇亲,过惯了贵族生活。
   “我不同意,一个豆腐坊的丫头,怎么能进得了我苏家的大门。再说了,想当我苏格格的儿媳,至少得王爷郡王之女才行。”
   苏老爷是自然不敢说些什么的,虽说是夫人,但还是格格,所以苏老爷还是要敬她几分的。苏轩一听,连忙走到身边,边给自己额娘锤肩,边小心翼翼地说道:“额娘,您别看是买豆腐的,小玉她很贤惠的。您说的那些郡王之女,可我都不喜欢她们。”
   “不喜欢,你都没见过,怎么知道喜不喜欢。你呀,不要见到什么姑娘就说娶她,说不定她是看上苏家的显赫,才这样的。”
   苏轩见额娘还是不同意,再说道:“额娘,小玉是不知道我是苏家公子,她真的不是你想得那样的。”
   苏格格只见儿子还想再说,有点不耐烦地说道:“好了,这件事额娘不同意,慧儿扶我回房去。”
   说完,苏格格也就回房了。
   苏轩不高兴地坐了下来,说道:“爹,您怎么不帮我说句话呢!”
   “哎,轩儿啊,不是爹不帮你,你也知道你额娘的脾气。这样吧,晚点我和她说说去。”苏老爷说完,又欲言又止。
   苏轩也没在多说,便出门去了。
   夜晚,街市张灯结彩,街道甚是热闹。苏轩和林小玉约好了,今晚要去看灯会的。
   “苏轩,你回家说亲的事,怎么样了?”林小玉问了问,说起林小玉,心地善良,也刚正不阿。也常常帮助弱小,看谁欺压百姓,便要“拔刀相助”。所以,自己会个三脚猫的功夫,其母已亡故,只有父亲一个亲人,父女俩靠着豆腐坊过生活。
   苏轩吞吞吐吐地说道:“小玉,这事……这事恐怕我娘不同意。”
   “什么?不同意,本姑娘还不同意呢!”林小玉性格比较直。
   “不过小玉,这件事我会再和我娘说清楚的。”
   “好像说得我林小玉没人要一样,反正我就赖上你了。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去,那边热闹。”
   两人便往人多的地方去了,而在这时,只见一人慌忙地从人群中穿过,还推了林小玉一下。
   林小玉大声喊道:“真的是,你是没长眼是吗?”
   苏轩走过去,问道:“没事吧?”
   这话刚说完,紧接着后面两个男子也追了上去,还异口同声地喊道:“别跑,站住!”
   那男子跑到巷口,只见在匆忙中从怀里掉落了一些金银,继续往前跑去。后面那两个男子到处寻找,发现了一只金簪掉落在豆腐坊的门口,其中一名男子便断言十之八九是跑进坊里了,但门却是紧闭的。不一会儿,一位膘肥体胖的富态公子带着手下赶了过来,看起来气势汹汹。
   追赶的男子走了过去,对着他说道:“公子,您看这簪子,应该是躲进这坊里去了。”
   原来是郑家金器店的公子,郑富。他接过簪子,看了看这豆腐坊,心里想着:一定要捉住他,要是被发现了这件事后果不堪设想。
   “来人,进去搜。”
   门被狠敲着,林家老爹顿时惊吓到了,放下手里的活赶紧出来开门。
   “谁呀?”林老爹边开门边问。
   只见那公子走了进来,出现在林老爹的眼前,林老爹先是惊愕了一下,颤抖地说道:“郑……郑公子,您怎么来了?”
   “刚才是否有人来过这里?”
   “并没有……什么人来过这里。”
   “来人,搜一下就知道了。”
   那几个手下听到命令,直接进门搜查,左翻右看,把屋里的东西都翻乱了,都没有找到那个偷东西的人。
   “公子,没有!”
   郑富心想,人到这里就不见了,说不定被这老头藏了起来。不行,一定要捉住他。
   郑富顿时狠狠地抓起林老爹的衣领,瞪着眼睛问道:“说,到底把人藏哪了?要是再不说,我就把这里给烧了。”
   “我……郑公子,我真的不知道,也没有人进来过啊!”
   “哼,还不说!给我打!”
   几个手下直接就拳打脚踢,瞬间就把他打得个半死。
   “我再说最后一遍,把人交出来!”
   林老爹气喘吁吁,吐字不清地回道:“公子……确实是没有见过。”
   “好你个老头,既然不说,那就别怪我了!来人,把豆腐坊给我烧了!”
   随后,烈火在热闹的街道熊熊燃烧了起来,待到林小玉回到家中,已经烧成灰烬了。
  
   二
   翌日清晨,林小玉缓缓醒来,又独自流起眼泪。
   苏轩走进房门,来到床前。
   “小玉,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的,不会让林老爹死得不明不白的。”
   苏轩把她抱在怀里,林小玉只自顾自地哭着。
   过了一会儿,林小玉逐渐昏睡过去。苏轩看她又睡了过去,走了出来,关上房门。
   苏轩心里在想:怎么会突然间起火?不,这件事我要查个明白才行。过后,苏轩来到豆腐坊,只见一片废墟,不成了样子。
   苏轩街坊打听得知,是林老爹失火引起的。苏轩再到废墟旁踱步,突然间在门口方向不远处,发现了一只金簪。他捡了起来,看了又看,怎么这里有一只金簪?难道是谁丢失的?苏轩也不再多想,拿起簪子就离开了。
   回到苏府,苏轩拿起簪子,想了又想,总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为何在门口会有这个簪子?这又怎么解释?这件簪子的来处……对,簪子的来处!
   苏轩拿起簪子又出门了,来到一家金器店。
   “老板,您帮我看看,您这里有这种簪子吗?”
   店老板拿了起来,看了又看,说道:“公子,这只簪子可是上等金器制成,我这店小,卖的也只是二手金器而已。再说了,这上等金器,都能顶得上我这家店了。”
   苏轩又问道:“那您可知道,这只簪子能在哪家金器店可有的?”
   “这种上等簪子,苏阳城内,或许只有郑家金器店才有,你可以去看看!”
   “好,谢过店老板了!”
   苏轩听了店老板的话后,便往郑家金器店方向走去。一到门口,那是相当气派,走进走出的都是达官显贵之人。苏轩走了进去,店小二赶紧出来询问:“公子,您到处看看,郑家金器店可是这苏阳城最好的金器店,您想有什么金银首饰,珠宝玛瑙都有。”
   苏轩一听,什么都有,便问道:“是否有金簪子?”
   “有,您过来瞅瞅。”
   只见店小二拿出好几盒金簪子,个比个晶莹,精美。
   苏轩拿了起来,看了看,好像和自己捡到的这一把是一样材质的。苏轩想买上一只,到那金器店问问老板不就可以知道这两只是否一样了。
   “那这簪子价格多少?”
   “公子,这簪子可是上等金器制成,所以每个簪子五百两。”
   苏轩心里想着:五百两?这小小的簪子,居然价值五百两。
   这时,店小二又小声说道:“我看公子穿着不凡,想必是显赫人家。五百两要是还嫌不好,店里还有几件一千两的金器,您可看看?”
   苏轩顿时在心里犯嘀咕,没想到这金器店既有如此昂贵的金器。苏轩也没打算要买,只是要做个对比而已。
   “一千两的金器,那倒不用了,就这个吧!”
   “好好好,那您稍等,我给您装起来。”
   苏轩又回到刚才的金器店里。
   “老板,您再帮我看看,这只簪子的材质是否是一样的?”
   店老板接过这两只簪子,仔细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公子,这两只簪子确实是材质相同的,都是上等金器。”
   苏轩心想,难道豆腐坊的事真的和这金器店有关?
   “老板,您能和说说这个郑家金器店吗?”
   “郑家金器店已经在苏阳城开了好些年了,其实这郑家郑老爷原本是在朝廷当官的,好像官挺高的。不过这两年才退下来,听说是身体不适,便早早辞官回府。如今啊,也算是在颐养天年了!不过说起这金器店,倒是挺奇怪的,郑老爷当官时,这郑家金器店倒是挺平常的,自从郑老爷辞官后这两年,那金器店可是风生水起,一天比一天好,那进进出出的都是达官显贵的人。”
   “您是说,之前的郑家金器店并没有如今这般景气?”
   “是啊,哎,如今我们这种小店,怕是做不了多久了。”
   “打扰老板了。”
   说完,苏轩也就出门,回家了。
  
   三
   深夜,林小玉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苏轩看着心疼了。苏轩看她又睡了过了,独自站在窗前,脑海里都是郑家金器店的事。顿时,他想起那年师父给他半边面具,师父告诉他,练武者,一定要帮助弱者,要正义凛然。半边面具,一半是正义,一半是决心。
   他拿起这半边面具,换上黑衣,戴好面具。一会的功夫,便来到郑家府邸屋顶。四处都是寂静的,只见在月光下,屋顶呈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黑影。他轻轻移动房瓦,看到了郑家父子的身影,也听到他们的对话。
   “富儿,我已经联系好了,明日夜时三刻,在那桥头和他见面。”
   “知道了,爹!还有……还有豆腐坊那件事!”
   苏轩在屋顶上一听到“豆腐坊”三个字时,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事无妨,知府那边我早已打点好了。意外失火引起就是了!”
   “谢谢爹,那您早些歇息。”
   说完,郑富也就出去了。
   苏轩又缓缓移动瓦片,想了想刚才那句话郑老爷说的那句话:明日夜时三刻,在桥头相见!
   隔天,林小玉看起来更加疲惫,林老爹的死给她很大的打击。苏轩推开房门,走了过来。
   “小玉,你看窗外,那花开得多么漂亮啊,你去看看呗。”
   林小玉像是听不见苏轩的话那样,依旧还是那个样子。
   “小玉,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你查清楚的!但是,这件事过后,我希望你能重新振作起来,如果你爹要是知道你如今这个样子,那该心疼了。”
   林小玉顿时反应了过来,泪又流了下来。嘴里说着:“爹……爹,小玉想你!”
   苏轩看着她现在这个模样,难免心疼了起来……
   夜晚,苏轩早已来到桥头,一身黑衣,半边面具。不久,只见一人瞻前顾后地望着,最后停留在桥头。这时,另一边也走来了一个人,原来是郑富。
   “喵,喵……”郑富做着猫叫声,而另一边也回应了几声猫叫声。
   “公子,这边!”那人小声地叫唤道。
   “东西带来了吗?”
   “带来了,您收好了!”
   只见那男子拿了一袋东西,给了郑富。
   “辛苦你了!”
   说完两人也就原路返回了,苏轩知道那人是郑富,也就不跟着去,而过跟拿东西给郑富这个男子的身后。苏轩三步化作两步,迅速地打晕了那个男子。
   随后便把他带到郊外一间破庙里。
   苏轩点了火,唤醒了昏迷的男子。
   那男子缓缓苏醒了过来,看到眼前穿着黑衣,戴着半边面具的人。倒是吓到了,颤抖地说道:“你,你是什么人?”
   苏轩不紧不慢地回道:“我是谁,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拿了什么东西给了郑富?”
   那男子咽了咽口水,害怕地说道:“是,是金银首饰!”
   “哪来的金银首饰?拿给郑富做什么?”
   男子吞吞吐吐地说着:“这个,这个是……”
   “是什么?你最好都交代出来,否则可别怪我了!”
   “这个……是从宫里带出来的,拿给……拿给郑富作为金器店里摆卖的。”
   “宫里?为什么要从宫里带出这些金银首饰?还有,你是什么人?”苏轩渐渐威逼。
   “我是宫里的公公,从宫里带出是为了买钱的。再说了,我……我也是受人之托而已,不是我,我哪有天大的胆子啊!”
   “那是谁叫你从宫里带出来的?”
   “是……是郑妃娘娘!”
   “郑妃娘娘?和那郑府有何关系?”
   “是的,郑妃娘娘乃是郑府郑仕大人之妹。”
   “什么?”
   苏轩心里想着:原来这郑家金器店一直都是靠着宫里的郑妃,从宫里拿出这些首饰出来贩卖的。
   “好了,这事明日你再说个明白吧!”说完,苏轩又把他打晕了过去。
   隔天,一大早,只见那公公被包得严严实实地丢在苏府的大门口,被苏家下人看见了,匆忙进来禀报。
   苏格格一见,便知道他是郑妃身边的公公。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出来,也知道了郑家里应外合,偷取宫中金银财宝贩卖,而苏格格毕竟乃皇亲,也容不得这件事再发生。她立马换上衣裳,进宫面圣,将此时禀报给皇上。
   最终被皇上派人查明真相,抄了郑家金器店,收了府邸,还把郑妃降为嫔。
   林老爹的死,也被一一揭露,苏阳知府因此被贬谪流放。苏格格也许是见林小玉可怜,最终答应了他们这们亲事。而苏轩化作半边面具之人,依旧不被外人们所知。
   从此,苏阳城内,要是出了什么不法之事,那半边面具的苏轩便会伸出正义之手,所以城里总是流传着半边面具的侠义之人。

共 472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传奇小说,写带着半边面具的苏轩破郑家金器店秘密的事儿,塑造一个侠义人的形象。事出反常必有妖,多行不义必自毙! 故事从苏家写起,苏夫人是格格身份。儿子苏轩欲娶豆腐坊家的姑娘林小玉为妻。和家父商量,苏夫人不同意。苏轩出门赴林小玉的约会。路遇追人,金簪落豆腐坊门口,追赶人怀疑人躲进豆腐坊,郑公子搜查不见人,痛打林老爹并火烧豆腐坊。林小玉伤心欲绝,苏轩安慰,想察明真相,拾金簪探源头,疑是郑家金器店之物,借机打探郑家来历。苏轩带半边面具夜探郑府,听到隐情,追查送货人,审出宫里公公受郑妃委托资助郑家做买卖。包得严严实实的公公被扔进苏家,苏格格进宫面圣,郑妃被降为嫔。江湖传扬戴半边面具的侠义之士。小说构思布局独特,故事情节离奇,给人以警示。感谢赐稿暗香,问候作者,推荐阅读!【编辑:阿陆】【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1126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陆        2019-11-26 16:20:54
  品离奇故事,问好易辞老师,祝佳作不断!
2 楼        文友:阿陆        2019-11-27 04:09:23
  恭喜斩获精品,祝贺易辞老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